LEARN MORE
CLASSIC CASE
闽辰案例
劳动争议领域
发布日期:2022-08-12 访问量:265

厦门正大农牧有限公司、陈贵生申请撤销仲裁裁决特别程序民事裁定书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20)闽02民特325号


申请人:厦门正大农牧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国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火炬东路。

法定代表人:谢垠。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洪琪,福建闽辰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桂平,福建闽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陈贵生,男,1993年02月08日出生,汉族,住中国湖南省常德市临澧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詹振郊,福建冠德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人厦门正大农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大公司)与被申请人陈贵生申请撤销劳动争议仲裁裁决一案,本院于2020年11月24日立案后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正大公司请求依法撤销厦门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2020年10月9日作出的厦劳人仲案字[2020]第2198-1号裁决。理由:

(一)裁决适用法律、法规确有错误。

1.裁决书超出一年劳动仲裁时效,支持陈贵生2018年7月11日至2020年7月8日近两年期间的延长工作时间加班费,这是适用法律、法规确有错误。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类案裁判文书表明加班费纠纷应适用一年劳动仲裁时效。

2.因陈贵生庭审中主张的2018年、2019年未休年假10日的补偿,裁决书直接视同加班费处理,不仅超出劳动仲裁请求作出裁决,而且属于适用法律、法规确有错误。

3.因陈贵生主动申请劳动仲裁并解除劳动合同,裁决书中援引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01]14号)第十三条之规定,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这属于适用法律、法规确有错误。

4.裁决书在主要证据的审核认定上,存在适用法律、法规错误。对于陈贵生提交的生产人员排班表材料,在无原件并且未经查证的情况下,却被仲裁庭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然而,有经查证的公司证据,又没有被仲裁庭依法予以采纳。

(二)裁决违反法定程序。

1.裁决书将2018、2019年陈贵生可能未休年假10日计入其加班小时数之中,对于2018、2019年陈贵生可能未休假10日补偿,裁决书的内容表明仲裁庭并没有给予正大农牧公司答辩期、举证期的记录。这显然违反法定程序。

2.裁决书在主要证据审核认定上违反法定程序。在正大农牧公司也有提交打卡记录的情况下,裁决书采纳没有证据原件的生产人员排班表,这违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民事证据规定)第九十条规定,无法与原件、原物核对的复制件、复制品证据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也违反了民事证据规定第九十二条,私文书证的真实性,由主张以私文书证证明案件事实的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

(三)对方当事人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陈贵生2018年、2019年年度请假记录表明,陈贵生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即陈贵生隐瞒了在正大农牧公司于2018年、2019年已经休年假的有关记录证据,而且在劳动仲裁中陈述没有休相应年假。但是,有证据表明,陈贵生实际已休完2018年、2019年各10日的全部年假。

陈贵生答辩称:本案仲裁裁决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不符合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七条的任何情形,依法应当驳回正大公司的撤销请求。理由:(一)追索劳动报酬的仲裁时效不受一年限制。本案的情形与正大公司提交的案例不一样,另案中有用人单位每月向员工发放工资的记录,短信工资通知内容有载明加班情况,员工已经知道权利是否被侵害,故应适用一年的仲裁时效。正大公司所援引的案例也非能够普适适用的情形,与本案无关。(二)正大公司主张年假被错误的计算为加班,是对陈贵生工时的错误理解。陈贵生工资是采用综合计算工时制。每年正常出勤不能超过2000个小时,与标准工时的工资计算方式不一样。年假工资是按照小时数计算到正常出勤时间内的。综合工时的2000小时应当含年假80个小时,10天每天8个小时。仲裁裁决是根据综合工时,对于超出2000小时的部分作出了裁决,没有错误。(三)仲裁庭审已经给予双方当事人充分的举证时间,正大公司没有提供陈贵生每月的工资发放记录的存根以及详细的考勤记录,仅在陈贵生提供的考勤记录中进行加工,所以正大公司未能提供法庭要求的证据应当承当举证不能的责任。陈贵生没有隐瞒证据。(四)仲裁裁决适用法律正确。正大公司援引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作了罗列说明,适用于用人单位做出的包括的开除、除名和辞退、解除劳动合同、减少劳动报酬的情形。本案属于减少劳动报酬的情形,用人单位应负举证责任。

经审查查明:陈贵生因劳动合同争议以正大公司为被申请人向厦门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劳动争议仲裁,请求裁决:一、正大公司支付2008年1月1日至2020年7月8日期间平时延长工作时间的加班费124895.60元。厦门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20年10月9日作出厦劳人仲案字[2020]第2198-1号裁决:一、自裁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正大公司一次性支付给陈贵生2018年7月11日至2020年7月8日期间的延长工作时间加班工资合计18325.34元。二、驳回陈贵生的其他仲裁请求。

本院认为,陈贵生申请仲裁要求正大公司支付的加班费不属于正常工作时段的劳动报酬,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条第一款有关仲裁时效的规定。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不影响对加班费仲裁时效的法律适用。厦劳人仲案字[2020]第2198-1号仲裁裁决有关仲裁时效的法律适用有误。故正大公司申请撤销厦劳人仲案字[2020]第2198-1号仲裁裁决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撤销厦门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厦劳人仲案字[2020]第2198-1号仲裁裁决。

本案申请费10元,由陈贵生负担。

当事人可以自收到裁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就该劳动争议事项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审判长(纪赐进)

审判员(庄伟平)

审判员(陈丽英)

二〇二〇年十二月十四日

代书记员(朱强强)

附本案适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五十四条裁定适用于下列范围:

……

(十一)其他需要裁定解决的事项。

……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

第四十九条用人单位有证据证明本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的仲裁裁决有下列情形之一,可以自收到仲裁裁决书之日起三十日内向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裁决:

(一)适用法律、法规确有错误的;

(二)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无管辖权的;

(三)违反法定程序的;

(四)裁决所根据的证据是伪造的;

(五)对方当事人隐瞒了足以影响公正裁决的证据的;

(六)仲裁员在仲裁该案时有索贿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决行为的。

人民法院经组成合议庭审查核实裁决有前款规定情形之一的,应当裁定撤销。

仲裁裁决被人民法院裁定撤销的,当事人可以自收到裁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就该劳动争议事项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上一篇:合同纠纷领域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