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CLASSIC CASE
闽辰案例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村民小组,可以依照法律规定的民主议定程序,决定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分配已经收到的土地补偿费
发布日期:2022-08-06 访问量:380

福建省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闽06民终38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龙海市角美镇社头村第七村民小组,住所地龙海市角美镇社头村。

负责人郑山江,组长。

委托代理人刘洪琪,福建厦龙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林青璇,又名林萱,女,2013年9月8日出生,汉族,住龙海市角美镇社头村新岭84号,公民身份号码 350601201309080521.

法定代理人黄丽娟,女,1984年4月15日出生,汉族,住龙海市角美镇社头村新岭84号,系林青璇之母。

委托代理人林龙欣,福建昕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岳小玲,福建昕悦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上诉人龙海市角美镇社头村第七村民小组(以下简称社头村第七小组)因与被上诉人林青璇侵害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权益纠纷一案,不服龙海市人民法院(2015)龙民初字第2411 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社头村第七小组的委托代理人刘洪琪、被上诉人林青璇的委托代理人林龙欣、岳小玲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查明,黄丽娟户口出生后一直在社头村第七小组,


并在该处生活,系以黄形聪为户主取得家庭承包地的成员。林青璇系黄丽娟的婚生女,于2013年9月8日出生;2014年3月5日因母子投靠,其户籍由龙海市角美镇田里村龙士64号移入龙海市角美镇社头村新岭84号。2015年5月,社头村第七小组对未领取2014年度征地补偿款的本小组村民按每人10818元标准发放征地补偿款,对已领取2014年度征地补偿款则按每人5220元标准领取征地补偿款。林青璇要求领取2014年度征地补偿款遭拒,遂提起诉讼,请求支付2014年度征地补偿款10818元。

原审判决认为,公民、法人的合法的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林青璇能否获得2014年度征地补偿款,应以其是否取得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来判断。而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取得需在尊重村民自治的前提下,结合户籍因素和生活保障基础作综合考量。林青璇的母亲黄丽娟原始取得了社头村第七小组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林青璇系黄丽娟的婚生女,其户籍已于2014年3月5日移入龙海市角美镇社头村新岭84号,系社头村第七小组集体经济组织新增成员。林青璇作为该集体经济组织合法成员,享有分配征地补偿款的权利。社头村第七小组未向林青发放相应的征地补偿款,侵害了其作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合法权益。林青璇请求社头村第七小组支付征地补偿款,于法有据,应予支持。社头村第七小组未到庭参加诉讼,又未提出书面答辩和提交证据,视为自愿放弃诉讼权利,依法缺席审理和判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第七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的规定,判决:社头村第七小组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给林青璇征地补偿款10818元。案件受理费70元,由社头村第七小组负担。


宣判后,社头村第七小组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社头村第七小组上诉称:1、被上诉人的户籍虽在社头村第七小组,但其并不享有该小组的集体经济组成员资格,且小组绝大多数村民也不同意将土地补偿款分配给被上诉人,原审未尊重村民自治原则,而仅以户籍认定被上诉人享有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明显错误。2、被上诉人原户籍随其父,并不在社头村第七小组,系其母亲基于非法获取征地补偿款的目的,于2014年3月才将户籍迁至社头村第七小组,故其不享有参与分配征地补偿款的权利。综上,请求撤销一审判决,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林青璇答辩称:1、被上诉人的母亲系社头村第七小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因其投靠母亲,将户籍迁入社头村第七小组,符合相关规定,不存在非法目的,依法应享有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有权参与分配土地征用补偿款。2、社头村第七小组确认只要户籍自2013年3月15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已在社头村第七小组,就有权参与分配征地补偿款,而被上诉人的户籍迁入时间在该时段内,依法也应享有参与分配的权利。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双方当事人对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黄丽娟与林小雄于2015年10月8日协商离婚,婚生女林青璇随黄丽娟生活。龙海市人民法院(2015)龙民初字第2410号民事判决确认黄丽娟具有社头村第七小组集体经济组织


成员资格,该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社头片区土地被征用的补偿方案已于2013年12月31日前确定,其标准有两种方式:每亩36000元并可享受5%的村级留用地和每亩65000元但不享受村级留用地。

二审庭审中,社头村第七小组又主张即便林青璇享有社头村第七小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其也无权参与分配征地补偿款。

二审诉讼期间,社头村第七小组提供《小组表决书》及社头村民委员会的《证明》,要证明小组经过民主议定程序,表决不同意林青璇领取土地补偿款,林青璇认为该决议内容违反法律规定,侵犯其权益,该表决结果无效,本院认为社头村第七小组经民主议定程序就林青璇领取土地补偿款事宜已进行表决,且林青璇对该证据真实性又无异议,故对要证明的该事实予以确认;提供漳州台商投资区征地拆迁安置工作领导小组于2013年12月12日作出的《关于确定社头片区征迁安置提留地的通知》,要证明2013年3月15日社头村的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时,林青璇不具有该小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林青璇认为该通知真实性无法确认,且未涉及征地补偿安置方案有关事项,本院认为,该证据系关于社头村委会的土地被征用后将如何确定安置提留地的问题,无法认定社头村第七小组的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具体确定时间,故该证据不予采纳;提供黄丽娟与林小雄《离婚协议》要证明林青璇的父母于2015年10月8日协议离婚及在双方离婚前林青璇的户籍已迁入社头村第七小组,存有非法领取土地补偿款的故意,林青璇对其要证明的事实没有异议,但无法证明其存在非法目的,本院认为双方对该《离婚协议》均无异议,可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但不能证明林青璇主观上存在非法目的。


本院认为,林青璇系黄丽娟的婚生女,其基于母子投靠的正当理由,于2014年3月5日将户籍由龙海市角美镇田里村龙士64号移入社头村第七小组处,后随黄丽娟共同生活,在黄丽娟具有社头村第七小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情况下,林青璇也应依法取得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故社头村第七小组主张林青璇不具有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与法不符,不予采纳。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规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村民小组,可以依照法律规定的民主议定程序,决定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分配已经收到的土地补偿费。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时已经具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人,请求支付相应份额的,应予支持。......”,社头村土地被征收确定的补偿安置方案系在2013年12月31日前,而林青璇于2014年3月5日才将户籍移入社头村第七小组处,其在该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时,尚不具有社头村第七小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故无权请求参与分配征地补偿款。原审认定林青璇有权参与分配征地补偿款不当,应予纠正。综上,社头村第七小组的上诉理由部分成立,其上诉合理部分,应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错误,应予纠正。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龙海市人民法院(2015)龙民初字第2411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林青璇的诉讼请求。


本案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70元,均由林青璇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叶小铭

审判员 陈永泉

代理审判员 谢旭耀

0一六年五月十日

书记员  马晓斌



本判决适用的主要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