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MORE
CLASSIC CASE
闽辰案例
银行做为得利人,在没有法律根据取得不当利益的情况下,受损失的人可以请求得利人返还取得的利益
发布日期:2022-08-12 访问量:258

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22)闽05民终4547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厦门景鹏工贸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厦门市同安区工业集中区思明园145号一楼之一,统一社会信用代码 91350212776036561E。

法定代表人:郑良景,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洪琪,福建闽辰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桂平,福建闽辰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福建石狮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永宁支行,住所地福建省石狮市永宁镇西门外,统一社会信用代码 913505815770048741。

负责人:侯文质。

委托诉讼代理人:谢竞忠,福建泉台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

原审被告:石狮奔球服装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石狮市振狮开发区B幢2-3层,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505817318407246。

法定代表人:侯连扬,该公司负责人。

上诉人厦门景鹏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景鹏公司”)因与被上诉人福建石狮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永宁支行(以下简称“永宁支行”)、原审被告石狮奔球服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石狮奔球公司”)不当得利纠纷一案,不服福建省石狮市人民法院(2021)闽0581民初802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本院于2022年8月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景鹏公司上诉请求:一、依法撤销石狮市人民法院作出的(2021)闽0581民初8025号民事判决第二项,即依法撤销“驳回厦门景鹏工贸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并依法改判“福建石狮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永宁支行向厦门景鹏工贸有限公司返还不当得利款项15万元”或将本案发回重审。二、本案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关于原判决事实认定错误方面。原判决认定“石狮奔球公司账户收到15万元款项后,于当日被永宁支行划走”的事实,该事实与在案证据显示的事实不符,是明显错误的。客观事实是:石狮奔球公司账户在收到15万元款项时(2021年8月10日16点58分43秒),永宁支行在同一时间(2021年8月10日16点58分43秒)就将石狮奔球公司账户内的15万元款项直接划走。并不是原判决认定的永宁支行在石狮奔球公司账户收到15万元款项之后,才将案涉15万元款项划走。有关事实依据,详见:永宁支行提交给一审法院的在案证据《来账入账凭证》最后一页最后两行的内容。该证据内容显示:2021年8月10日16点58分43秒,石狮奔球公司账户收到15万元款项,与此同时,同样也是在2021年8月10日16点58分43秒,案涉15万元款项,被永宁支行直接划走。因此,本案中,石狮奔球公司在永宁支行的资金账户,完全不可能受石狮奔球公司支配并控制。二、关于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不清方面。具体表现如下:(一)原判决认定“本院于2017年6月27日判决石狮奔球公司应偿还永宁支行借款本金370万元及相应利息、罚息、复利等”的事实有遗漏,存在事实认定不清。

在该事实中,原判决未查明:石狮市人民法院于2017年6月27日作出的(2017)闽0581民初2498号民事判决的第一项内容是“解除原告福建石狮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永宁支行与被告石狮奔球服装有限公司于2016年8月12日签订的编号为HT9070630160004518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有关事实依据,详见:景鹏公司在二审中提交的新证据(2017)闽0581民初2498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内容。以上事实足以说明:1.永宁支行与石狮奔球公司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在该案判决生效后已经解除。2.永宁支行无权继续援引《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第九条第二款中的有关“永宁支行有权对借款人(石狮奔球公司)应按合同支付的款项,有权从借款人(石狮奔球公司)的任何账户直接划收”的约定,并单方面要求石狮奔球公司履行该约定,更无权直接将石狮奔球公司账户内的案涉15万元款项划收。因此,本案中,永宁支行直接将石狮奔球公司账户内的15万元款项划收,没有任何合同或事实依据。(二)原判决认定“...景鹏公司所汇款项先是进入银行的挂账账号内,后又转入石狮奔球公司的银行账户”的事实有遗漏,存在事实认定不清。在该事实中,原判决未查明:石狮奔球公司的账户被永宁支行设置为久悬户,案涉款项15万元是在永宁支行人为地解除石狮奔球公司的久悬户之后,才实际转入到石狮奔球公司的账户内...。有关事实依据,详见:永宁支行提交给一审法院的在案证据《来账入账凭证》。在该证据的最后一页倒数第2行“用途栏”内容处明确载明“贷款户解除久悬户入账”。以上事实足以说明:1.石狮奔球公司的账户被永宁支行设置为久悬户。2.在永宁支行人为解除石狮奔球公司的久悬户之后,案涉15万元款项才实际转入到石狮奔球公司的账户内。3.石狮奔球公司在2021年8月10日16点58分43秒时收到案涉15万元款项后,在同一时间即在2021年8月10日16点58分43秒时,永宁支行又将该案涉15万元款项直接划走。因此,本案中,石狮奔球公司在永宁支行的资金账户,完全不可能受石狮奔球公司支配并控制。(三)原判决没有查明:永宁支行明知案涉15万元款项不属于石狮奔球公司,仍然恶意扣划的事实。根据景鹏公司的财务人员郑忆萍陈述:2021年8月10日上午,其在汇错案涉15万元款项后,曾及时地设法联系到了永宁支行负责石狮奔球公司业务的贷款经办人员,并要求协助沟通退回汇错的款项。对此,该贷款经办人员先是表示,会查询了解一下,如果已经录入石狮奔球公司的账户,就没办法退款回去,因为账户被冻结了。到了下午,郑忆萍再次联系该贷款经办人员时,却回复说该款项已被银行划走了。后来,景鹏公司在一审诉讼中第二次开庭才了解到,永宁支行在当日下午四点过后才入账处理案涉15万元款项,并直接进行了扣划。以上事实,郑忆萍也有向一审法院阐述该事实经过。因此,本案中,永宁支行在明知景鹏公司错误将案涉15万元款项转至石狮奔球公司账户内还故意将其划收,明显具有恶意。综上所述:永宁支行直接将石狮奔球公司账户内的15万元款项划收没有任何合同或事实依据。因此,永宁支行没有取得案涉15万元款项的正当理由。并且,由于石狮奔球公司在永宁支行的资金账户,完全不可能受石狮奔球公司支配并控制。因此,永宁支行通过不正当的方式取得的案涉15万元款项,应当依法由永宁支行返还给景鹏公司。而原判决在上述有关事实的认定上,明显存在事实认定错误和基本事实认定不清的情况,最终导致本案判决明显错误。

永宁支行辩称:应当维持一审判决,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具体体现在:1.原审认定事实正确,本案中永宁支行在一审提供了奔球公司的存款账户明细,该两笔款项的时间是一致的,但存款明细记录可以看出两笔款项具有先后顺序,即永宁支行已经根据结算规定将上诉人所汇款项转入石狮奔球公司账户,因石狮奔球公司结欠永宁支行的贷款债务,故永宁支行的系统直接对其账户的款项进行扣划,上诉人称石狮奔球公司的资金账户不受石狮奔球公司支配不符合事实。2.永宁支行从石狮奔球公司扣款用于收回贷款,具有合同依据及法律依据,虽然石狮市人民法院对永宁支行与石狮奔球公司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审理并判决流动资金借款合同解除,但根据相关法律规定,银行应按照约定从借款人的存款账户扣收款项用于逾期贷款的催收。3.石狮奔球公司的存款账户不符合列入久悬账户的规定,永宁支行已在一审中向法院说明了石狮奔球公司账户标识为久悬账户的原因在于永宁支行按照省联社的规定系统升级引起的,根据人民银行相关规定,石狮奔球公司的银行账户显然不是久悬账户。4.上诉人称永宁支行存在恶意扣划的情形没有相应的证据且与事实不符,永宁支行对案涉款项进行入账处理,进入石狮奔球公司后再进行扣划的时间点是在当天下午的4点过后,这是银行每天集中处理往来账的操作规定,永宁支行的扣划行为是正常的业务操作,且该扣划行为也不属于本案的审理范围,本案相关的记账凭证及石狮奔球公司的存款账户明细记录足以证明永宁支行已经按照结算规范将上诉人所汇的款项转入石狮奔球公司的账户,故上诉人要求我方返还款项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其上诉请求应当驳回。

石狮奔球公司未作陈述。

景鹏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决永宁支行向景鹏公司返还不当得利15万元,石狮奔球公司对前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2.判决本案全部诉讼费用由永宁支行、石狮奔球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景鹏公司曾于2016年向石狮奔球公司开设于永宁支行的银行账号转账,因此留有石狮奔球公司的银行账号信息。2016年8月12日,石狮奔球公司与永宁支行签订流动资金借款合同一份(合同编号HT9070630160004518),约定石狮奔球公司向永宁支行借款,该合同第九条第二款约定“对借款人应按合同支付的款项,有权(商请其他行、社)从借款人的任何账户直接划收(本约定视为借款人对贷款人的授权,不再另行签订授权书)”。后因石狮奔球公司无法偿还债务,永宁支行将石狮奔球公司等人诉至法院。一审于2017年6月27日判决石狮奔球公司应偿还永宁支行借款本金370万元及相应利息、罚息、复利等。2020年12月30日,永宁支行向一审申请强制执行。2021年8月10日,景鹏公司欲向厦门奔球公司支付房租,其出纳郑忆萍在转账时误将款项15万元转至石狮奔球公司开设于永宁支行的银行账号,并备注“房租”字样。而石狮奔球公司的该银行账户当时未处于冻结状态,景鹏公司所汇款项先是进入银行的挂账账号内,后又转入石狮奔球公司的银行账户。石狮奔球公司账户收到15万元款项后,于当日被永宁支行划走,用于偿还该公司向永宁支行所贷款项。现景鹏公司提起诉讼,请求判决永宁支行、石狮奔球公司偿还该笔款项。

一审法院认为:得利人没有法律根据,取得不当利益,受损失的人有权请求其返还不当利益。在本案中,景鹏公司因在转账过程中的操作失误行为,导致其自身损失款项15万元,其作为受损失的人,有权请求没有法律根据而取得该笔款项的得利人返还该笔款项。石狮奔球公司因景鹏公司的错误汇款行为,导致银行账户内直接增加款项15万元,其取得该笔款项并无法律依据,其作为不当得利人,应向景鹏公司返还该笔款项。因永宁支行系直接从石狮奔球公司处取得该款项,而非从景鹏公司处取得,故永宁支行并非景鹏公司所主张的不当得利人,其无需向景鹏公司承担还款责任。永宁支行划收15万元,系用于偿还石狮奔球公司所欠债务,该划收款项行为符合双方的约定,即划收款项存在依据,但直接划收款项行为是否法律规定,则不属于本案的审理范围。景鹏公司、永宁支行就前述问题(即本案争议焦点2及争议焦点3)提出的主张、辩解,与前述分析认定一致者予以采纳,不一致者,不予采纳。综上所述,景鹏公司的诉讼请求,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的,应予支持。石狮奔球公司经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依法缺席审理和判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百二十二条、第九百八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七条、第一百四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く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一百零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八十五条的规定,一审判决:一、石狮奔球服装有限公司应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返还厦门景鹏工贸有限公司款项150000元;二、驳回厦门景鹏工贸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院二审期间,景鹏公司提供福建省石狮市人民法院(2017)闽0581民初2498号民事判决书,拟证明:原判决未查明“石狮市人民法院于2017年6月27日的作出的(2017)闽0581民初2498号民事判决的第一项内容是“解除原告福建石狮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永宁支行与被告石狮奔球服装有限公司于2016年8月12日签订的编号为HT9070630160004518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该事实足以说明:1.永宁支行与石狮奔球公司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在该案判决生效后已经解除;2.永宁支行无权继续援引《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第九条第二款中的有关“永宁支行有权对借款人(石狮奔球公司)应按合同支付的款项,有权从借款人(石狮奔球公司)的任何账户直接划收”的约定,并单方面要求石狮奔球公司履行该约定,更无权直接将石狮奔球公司账户内的案涉15万元款项划收。因此,永宁支行直接将石狮奔球公司账户内的15万元款项划收,没有任何合同或事实依据。永宁支行质证称:双方合同解除的原因是奔球公司未按照约定偿还贷款,永宁支行的扣划行为属于另一法律关系,与景鹏公司无关。永宁支行的扣划行为证明景鹏公司的汇款已经进入石狮奔球公司账户,属于石狮奔球公司取得,不当得利人应当是石狮奔球公司,而非永宁支行。本院经审查认为,景鹏公司提供的民事判决书系一审法院依法作出的生效民事判决,可以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根据判决内容可以认定永宁支行与石狮奔球公司此前签订的HT9070630160004518的《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已经解除,永宁支行不能因该份合同再划拨该账户内的款项。

除上述事实外,景鹏公司还认为一审还遗漏认定“石狮奔球公司银行账户被永宁支行标记为久悬户”“永宁支行人为解除久悬户限制之后,才将案涉15万元实际转入到石狮奔球公司的账户内”“又查明,2021年9月9日,为了追回本案错误转账的15万元款项,景鹏公司向一审法院书面提出执行异议。之后,在执行异议案件(2021)闽0581执异80号中,一审以永宁支行自行扣划的行为不属于该院的执行行为而未支持景鹏公司的请求。”等事实及一审认定“石狮奔球公司账户收到15万元款项后,于当日被永宁支行划走”的事实是错误的,应为“2021年8月10日16点58分43秒,石狮奔球公司收到15万元款项,与此同时即2021年8月10日16点58分43秒,永宁支行划走了该笔15万元款项”,除此外,当事人对一审判决认定的其余事实没有争议,本院对无争议的事实予以确认。关于景鹏公司提出异议的事实部分,本院经审查认为:从一审证据《业务凭证》可以认定石狮奔球公司案涉银行账户确被标记为久悬户,从“摘要:贷款户解除久悬户入账”和“客户确认签名:来账挂账手工入账”可以认定永宁支行解除久悬户限制之后,将景鹏公司的汇款转入石狮奔球公司的银行账户后马上再划入永宁支行账户。一审法院(2021)闽0581执异80号民事裁定以永宁支行自行扣划的行为不属于该院的执行行为而未支持景鹏公司该案中对于案涉15万元的异议请求。

当事人二审的争议焦点是:景鹏公司主张永宁支行应当返还15万元的责任是否成立。

二审中,永宁支行述称其划收案涉15万元款项的依据有三:一是双方贷款合同的约定;二是一审法院判决石狮奔球公司应当偿还永宁支行的贷款;三是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银办发[2000]170号文的规定,对逾期贷款应当采取直接从借款人存款账户扣收款项的规定。本院认为,基于上述对于永宁支行与石狮奔球公司的贷款合同已经解除,永宁支行如认为有合同依据,应当提供证据证实;永宁支行对石狮奔球公司的债权已经由生效判决确定,石狮奔球公司对此应当通过执行程序实现债权;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银办发[2000]170号文已经失效,且也是规定按约定直接从借款人账户的存款账户上扣收款项。且本案中,一审法院(2021)闽0581执异80号民事裁定认定系永宁支行自行扣划的行为而非该院的执行行为,永宁支行亦未证实存在其他法院执行委托扣款的事实。因此,永宁支行主张其划收案涉15万元具有合同和法律依据,依据不足,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九百八十五条规定:“得利人没有法律根据取得不当利益的,受损失的人可以请求得利人返还取得的利益,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一)为履行道德义务进行的给付;(二)债务到期之前的清偿;(三)明知无给付义务而进行的债务清偿。”本案景鹏公司错误转账给石狮奔球公司15万元,造成其利益损失。永宁支行在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将景鹏公司的汇款转入石狮奔球公司的银行账户再予划收,是造成景鹏公司利益损失的原因,且本案亦不存在上述规定的无需返还的情形,故永宁支行应当承担返还责任。石狮奔球公司在本案中对景鹏公司的利益损失,既未得利,也没有因行为参与导致损失结果发生,故其不承担本案责任。景鹏公司一审主张石狮奔球公司与永宁支行的返还责任承担连带责任于法无据,不予采纳。

综上,景鹏公司主张永宁支行应当承担返还其15万元的责任理据充分,予以采纳。一审法院认定部分事实不清,判决不当,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九百八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福建省石狮市人民法院(2021)闽0581民初8025号民事判决;

二、福建石狮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永宁支行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厦门景鹏工贸有限公司150000元;

三、驳回厦门景鹏工贸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六十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一审受理费3300元,由厦门景鹏工贸有限公司负担1000元,福建石狮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永宁支行承担2300元(应在收到本判决书之日起七日内向一审法院缴纳);二审受理费3300元,由福建石狮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永宁支行承担(应在收到本判决书之日起七日内向本院缴纳),厦门景鹏工贸有限公司预交的3300元予以退还。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陈锦平

审判员庄丽娜

审判员:康艳华

 

二〇二〇年八月三十日


书记员:洪铭锋


一、本案引用的主要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二、执行申请提示

第二百四十六条 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

前款规定的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最后一期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




上一篇:知识产权领域
下一篇:婚姻家事领域
回到顶部